<track id="scje1"></track>
    <bdo id="scje1"><optgroup id="scje1"></optgroup></bdo>

  • 2023年01月03日 04時01分03秒

    人民幣低點或已不遠:外儲連降 美元強勢未泯

    時間:2016-11-08 08:51 點擊:

       7日,境內市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與即期市場匯率均跌逾200個基點。當日,美元指數一掃近期頹勢而大舉走高,令非美貨幣普遍承壓。

     

      外匯分析人士指出,美聯儲年底升息預期上升,可望維系美元相對強勢,加上年初強貶值預期刺激提前購匯行為,年底階段人民幣對美元易跌難漲;但與此同時,加息預期正被逐步消化,后續維持緩慢加息節奏較為確定,美元向上的絕對空間或有限,在基本面因素支撐下,人民幣對美元繼續貶值風險也應可控。

     

      美元放晴 人民幣走軟

     

      11月7日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.7725元,較上一交易日下調211個基點,為連續第二交易日下調,且調降幅度創逾兩周最大。在中間價遭大幅調降后,7日早間銀行間外匯市場上人民幣對美元即期詢價交易低開155個基點,報6.7695元。

     

      據CFETS數據,上一交易日(11月4日)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16:30收盤價報6.7591,23:30夜盤收報6.7540。交易員稱,昨日開出的中間價明顯低于前市場匯率收盤價,對市場匯率形成向貶值方向的引導,而在境內外匯市場開盤后,美元又接過“指揮棒”,打壓人民幣匯率進一步走低。

     

      盤面顯示,昨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開盤后繼續走低,至6.7740元附近后再轉向橫盤震蕩,午后匯價跌幅略微擴大,至16:30收盤價報6.7758元,跌211基點。

     

      離岸匯率方面,昨日香港市場上,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早盤低開后呈現弱勢震蕩,10時左右跌勢加劇,后于6.7850元上下轉為相持,截至北京時間16:30報6.7849元,跌112個基點。

     

      再看美元表現,7日亞洲交易時段,國際市場上美元指數一舉扭轉近期頹勢,呈現先抑后揚的走勢,而在北京時間7日10時前后,美元上演了一波加速上漲,正好對應著境內外市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跳水的階段。

     

      美元強勢未泯

     

      無論是趨勢還是短期波動,近期人民幣匯率走勢都深受美元的影響。據統計,10月份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下跌1.51%,至6.7708,創過去5個月最大月跌幅。當月,攜美聯儲年底加息預期,強勢美元卷土重來,美元指數大漲逾3%,創下過去11個月最大月漲幅。而上一周,人民幣對美元走勢企穩,周反彈204基點或0.3%,美元指數則受美國大選選情波動拖累而大幅回調1.4%。往后看,美元仍可能是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走勢的關鍵驅動因素,而現階段美元強勢未泯。

     

      近期拖累美元表現的風險因素正在消退。上一周,美元指數創下8月以來最大單周跌幅,主因在于美國大選選情在最后階段因美國聯邦調查局(FBI)重啟希拉里“郵件門”調查而突增變數。市場擔憂如果特朗普勝選,將會給全球貿易和經濟成長帶來風險。不過,上周日,FBI在對新的發現進行檢查后表示,仍然相信沒有理由指控希拉里,這一結論消除了籠罩在希拉里競選之路上的一片烏云。隨著大選天平再度傾向希拉里,美元短期上行的障礙也被掃清。

     

      同時,美聯儲二次加息正進入最后確認階段,12月加息似乎已“只欠東風”。上周美聯儲發布11月FOMC會議聲明。在此次會議上,美聯儲一如預期地按兵不動,但聲明措辭有所變化,暗示12月加息的概率進一步上升。另外,上周美國勞工部公布的9月非農就業數據略不及預期,但因8月份就業數據被上修,市場押注美聯儲12月加息的意愿并沒有降低。CFTC近日公布的數據就顯示,美元投資者已連續第六周增持美元,投機性美元凈多頭持倉增至今年1月末以來的最高水平。

     

      事實上,美聯儲12月加息一次幾乎已成市場一致預期。中金公司報告即指出,12月14日美聯儲加息仍是大概率事件,理由在于:第一,11月FOMC會議聲明暗示加息概率上升。第二,近期公布的多項經濟數據均顯示美國經濟穩步增長,通脹也開始回升。第三,美聯儲其實把“今年一定要加息”的信息已經傳遞得非常明確。

     

      外匯分析人士指出,一邊是大選不確定性下降,一邊是升息預期更趨鞏固,雙雙支持美元匯率維持相對強勢,對于人民幣匯率來說,“外患”仍難言消退。

     

      利空還未出盡

     
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在上一交易日美元指數仍跌近0.3%的情況下,7日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大舉調低逾200個基點,有些不同尋常。按照新的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形成機制,7日人民幣中間價被適當上調才更符合“慣例”。市場人士認為,昨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出現“超調”,體現了人民幣匯率市場預期的影響,現階段人民幣匯率的“內憂”同樣未解。

     

      市場人士指出,近期人民幣匯率貶值速率較快,反彈時力度則有限,資金仍表現出明顯的購匯傾向。央行最新公布數據顯示,截至10月末,國家外匯儲備余額為3.12萬億美元,相比9月末減少457.27億美元,為連續四個月下降,表明資金外流的趨勢仍在持續。

     

      市場人士認為,現階段外匯儲備下降主要是“藏匯于民”的結果,即企業和家庭部門不斷增加外匯凈資產頭寸,央行為滿足市場外匯需求持續投放外匯,造成官方外匯儲備下降。盡管這一現象跟“外資撤離中國”有本質區別,但確實對人民幣市場供求造成了影響,給人民幣匯率造成了貶值壓力及預期。目前看,國內經濟企穩復蘇勢頭尚待穩固,資產回報率下降,特別是房地產調控或加劇“資產荒”,企業和家庭戶對外匯資產的配置熱情可能還將持續一段時間。尤其是,鑒于年初個人購匯額度刷新,或階段性加重匯率貶值壓力,一些投資者可能選擇提前購匯,可能造成貶值預期提前兌現。

     

      總而言之,在“外患”和“內憂”影響下,年底階段人民幣對美元或易跌難漲,另鑒于年底消息面不平靜,人民幣匯率波動性可能繼續上升,年底外匯市場風險不得不防。

     

      但與此同時,預計人民幣匯率貶值風險仍然可控,再現恐慌性貶值的可能性不大。一方面,美元已處階段性高位,隨著12月美聯儲加息變成一致性預期,加息對于美元上漲的邊際刺激或衰減,甚至可能因“利好出盡”而回調;2017年,美聯儲加息料不會一帆風順,“糾結式”加息仍限制美元上行的絕對空間。另一方面,近期主要非美經濟體貨幣政策寬松陷入停滯,經濟增長也出現邊際向好跡象,未來美元的政策領先優勢可能減弱,并不支持美元繼續大幅升值。

     

      海通證券報告指出,人民幣仍存貶值風險,但總體可控;放眼全球,我國經濟仍保持6%的增長,高于發達國家增速;預計未來一年人民幣貶值幅度在3%-5%以內,與NDF合約隱含的市場貶值預期基本一致。

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日韩高清中文字幕在线观|91久久国产成人免费观看资源|无码人妻精品一区二区蜜桃!

    <track id="scje1"></track>
    <bdo id="scje1"><optgroup id="scje1"></optgroup></bdo>